摩托车论坛

  • 1
  • 2
搜索
摩托车论坛 首页 摩旅游记 查看内容

一对加拿大夫妻的漫长摩旅【转帖】 (下)

2017-7-17 13:43| 发布者: Queenie| 查看: 4499| 评论: 0|原作者: 没刹车

摘要: 2012年8月18日 星期六 穿越旱地到卡什克里克时气温已飙升至37度,炎热难耐,见到阴凉之地就躲着不想走。从降水量来看,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内陆地区还算不上沙漠,只能算半干旱地区,有大量的山艾树,草原,当然还有 ...

2012年8月18日 星期六 穿越旱地
 
到卡什克里克时气温已飙升至37度,炎热难耐,见到阴凉之地就躲着不想走。从降水量来看,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内陆地区还算不上沙漠,只能算半干旱地区,有大量的山艾树,草原,当然还有起伏的群山,跟美国的大西南很像。
 
烈日下骑车穿过旱地
 
沿着99号公路前往卡什克里克时在路上看到的景色
 
如艺术品般摆放的废弃农具
 
99公路跟弗雷则河扭曲缠绵在一起
在卡什克里克露营的时候,挨着我们住的一个家伙刚从阿拉斯加过来。巧的是,他也叫吉恩。他给了我们几张地图,建议我们往北走。巧了,我们在温哥华岛上的宝马摩托专卖店换轮胎的时候,说起这加拿大从东到西都走完了,一时竟不知道该往哪儿走。泰勒跟我们提供了两条往北的线路,一条是卡西亚公路,另一条是阿加公路,也叫阿拉斯加公路。他说,只需把GPS定在37号公路即可,它其实就是卡西亚公路。沿线的风景相当不错,只是路有点崎岖不平。
 
路上洗衣晾衣是常有的事。我的有几个小洞洞,就不展示了。
前往乔治王子城的路上,热得不行,我们停在一个湖边,下水洗澡。来了几个摩友,脱掉T恤,扔到湖里打湿,又穿在身上,说热天骑车用这种蒸发降温的办法效果最好。到乔治王子城后,我们转上16号公路,希望在天黑之前能抵达卡西亚公路的起点。
 
路上遇一房车。知道车屁股玻璃上的帅哥是谁吗?
过史密瑟斯不久,到了一个名叫摩利斯镇的地方,见峡谷中建有渔场,一群当地人正在捕鱼。他们捕的是三文鱼。这些三文鱼逆流而上,到这里产卵。渔人将网放在小瀑布上方,鱼儿-跳龙门时刚好跳进网里。给它们打上标签,又放回水中。我猜应该是在帮渔业部门检测三文鱼的产卵量,以便制定下一年的捕捞量。
 
在前往卡西亚的路上遇到当地人在捞鱼
我们停下来看了一阵,在水里找,哪些鱼是打了标签的,哪些没有,兴趣盎然。渔人们不一样,他们只关心有多少鱼跳进了网里。
 
只需要拿个渔网在那里等着就是了,捕鱼这份工作好像很轻松8。
 
什么叫自投罗网?这就是!
今天的露营地设在基特旺加,因位于卡西亚公路的起点,所以这个露营地取名为卡西亚露营地。营地老板问我们去哪儿。我们说要去北边。他说现在去有点晚了,恐怕会遭遇寒冷天气。他这么一说我们倒是更来劲了,严寒酷暑正好可以用来磨砺人的意志。
 
这就是在基特旺加的露营地,它是卡西亚公路在南边的起点。
第二天一大早,老板的狗就守在帐篷门口。它叫大丽花,长的娇小可爱,嘴里还叼着一个布做的飞盘。结果为了陪它玩捡东西这样的无聊游戏耽搁了整整一个小时。
 
这是我们在露营地新交的朋友大丽花
 
我在教大丽花玩点新花样

2012年8月21日 星期二 一个骗人的地方
 
 
沿着卡西亚公路,也就是37号公路北上,在与37A号公路的交汇处,我们决定往西,去斯图尔特,看看这座位于37A号公路尽头的小城是个什么样子。一路的茂密森林,一路的崇山峻岭,还有一路的冰川,就在路边几百米的地方,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蓝光,晶莹剔透,这是大自然给予我们的奖赏。
 
一路上冰川随处可见,此谓“熊冰川”。
 
从山上崩塌下来的积雪
 
从这座简易桥可知这条路并非坦途
 
摩托车才是路上最灿烂的风景
 
一路上雨衣几乎没离身
斯图尔特是座工业城市,居住者大部分是旷工,还有就是在附近水坝上班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水电局的工人。斯图尔特离美国阿拉斯加州的海德很近,只十分钟车程。在基特旺加露营的时候,我们曾跟营地的老板谈起要去海德。他很不解,怀疑我们是不是脑壳出了问题,“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去那儿?那个地方除了一群逃兵,就剩下个传说了。”
到海德一看,不得不承认,老板是对的,这个地方确实只能算个传说。在铁屁股协会的论坛上,包括其它那些摩旅网站论坛上,都把海德说成是他们的向往之地。我百思不得其解,打开地图一看,明白了。在阿拉斯加,通车的最南端的城镇就是这个地方,人们来此只不过是为了在高谈阔论的时候,以此证明自己用车轮丈量过阿拉斯加的所有地方。(有点类似于去西藏的,去了墨脱者才最牛逼,因为那是中国最后通车的县城。)现在我可以负责任地说,阿拉斯加的海德是个骗人的地方,欢迎上当。
这个地方就像坨屎,连美国政府都遗弃了它,没有海关人员办理车辆入境手续,没有人检查护照,只有一块“欢迎来到阿拉斯加”的牌子在那儿戳着。加拿大这边倒是有巡逻队晃来晃去,应该是为了防止那些美国逃兵偷偷摸摸跑过来。我们跟当地一个家伙聊天时,他说了个趣事。他有个姐姐是加拿大人,过来看他,忘了带护照。回去时加拿大海关不让她回到母亲的怀抱,只好麻烦快递小哥才把这个问题给解决了。
海德最显眼的建筑当数美国邮政所。外面有块巨大的牌子,上面写着“美国护照申请处”。我就看着那块牌子意淫:那些逃兵去那个地方填写个表格,寄出去,他们是不是就可以回到美利坚的主流社会了?
 
这就是让无数摩托车手魂牵梦绕的海德?什么玩意儿!
我还听说一件挺有意思的事儿。据说每个月从凯奇坎来一个警察,在海德待一周。这期间海德人民就不开车出门,一来他们的驾照和行驶证早就过期了,二来避免被抓壮丁。这充分证明了海德真的是个被政府遗弃的孤儿,偶尔才派个人来看看还活着没有。
海德这个破镇实在是无聊至极,听说在鱼溪有个专门看熊捉鱼的地方,不如去那里遛遛。半道上见一商店,打算问问路。进去一看到店老板,吓得要死。此人高约两米四,重达三百余斤,五大三粗,满脸虬髯,如钟馗转世,李逵他爹。别说我们,鬼见了都怕。一开口我们就安心了。话语温柔,给我们指路时那个热情,如沐春风。他说,据此还有约10来公里,就沿着这条路走,不过路面不大好,全是碎石子哟。
 
此店有个温柔的巨人
看熊的观景台是美国林业局建造的,为了保护游客不受熊的伤害。熊喜欢聚集于此,抓那些洄游产卵的三文鱼当饭吃。我们来得早了点,刚过中午,溪沟的浅滩上除了死鱼和啄食死鱼的海鸥外,根本没熊。我们只好坐在那儿等,观察贪嘴的海鸥是怎么啄死鱼的。
 
妮达在学习有关熊的知识,比如何谓灰熊,何谓黑熊,不要跟熊赛跑要装死等等。
 
观景台离溪边很近,远处那些长枪短炮早准备好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眼见太阳就要落山,熊还没来,它们今天斋戒吗?只在山沟里啃点地瓜就了事?我们不想赶夜路,只好两手空空回了加拿大。在斯图尔特营地,晚上跟隔壁帐篷的家伙闲聊。他说他也去过那个观景台,他说他看到熊表演捉鱼了,还是一对儿,太阳落山后来的。我XXX一万遍也不厌倦!!!
 
出趟国就看见几条死鱼,我现在见谁就想X谁。
当然也不是说一只熊都没看见。妮达刚上卫生间,这只小黑熊就跑到停车场,东嗅嗅,西嗅嗅,然后就扭着屁股走了,根本就没有下水表演捉鱼的意思。我可以原谅它,还小,也许没学会。
 
来打酱油的小黑熊
第二天回到卡西亚公路继续北上。天气阴冷,雾气沉沉。前两天还在蒸笼般的干旱地区挥汗如雨呢,真是冰火两重天哪。卡西亚公路全长874公里,大部分都是铺装路面,碎石路就那么两三段。一路上森林茂密,所以路上跑的大部分是装木头的大卡车。也有些长相古怪的房车。离开钢筋水泥丛林,开着房车到绿色森林里睡上一觉,也是美事一桩。
 
这些伐下来的树木堆得像印第安人的房子
 
这个警告是什么意思?这里的灰熊脾气很大吗?
下面这张照片中的树是新长出来的,之前一场大火烧得干干净净。我为什么知道?路边有牌子,什么时候烧的,烧了多少,上面都写得清清楚楚。别以为大火就是灾难,有时候森林需要它才能更新换代,才能更加茁壮成长。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听说重要的话需要说三遍。

2012年8月22日 星期三 古城道森
 
我们已走到了卡西亚公路的最北端,接下来就是阿拉斯加公路,即1号公路,全称为阿拉斯加-加拿大公路,简称阿加公路,多数人还是称其阿拉斯加公路。这条公路是美军在二战时日本偷袭珍珠港后修建的,为了快速运送兵员和物资,防止日军袭击阿拉斯加。当然了,这些关我鸟事,重要的是我第一次来育空省。其实在加拿大,这里并没有像其他地方那样称其为某某省,而是称其为育空地区。为什么这样?我也不知道,查了一下维基百科,是这么说的:“地区和省的最大不同在于,省政府的权力是由1867年制定的宪法赋予的,而地区则是由联邦政府赋予的。”也就是说,作为地区是比较可怜的,它那点权力中央政府想几时收回就几时收回。
从卡西亚公路转到阿加公路后,又往东走了一阵,到了一个名叫沃森莱克的小镇,这是我们今晚安营扎寨的地方。一进镇子,眼前的景象吓了我们一跳,成千上万的牌子挂在柱子上,森林一般。我们赶紧停车看个究竟。
 
这么多牌子看得眼晕
到目前为止,这里的牌子总共有75000块,都是世界各地的游客从家乡带来的。第一块牌子的由来颇具戏剧性。二战时期,一名美国大兵思恋家乡到无以自拔,于是找了一块木板,写上家乡的名字,然后钉在一根木桩上,聊以**。说起来又是件催悲的事儿,影响心情,就此打住吧。
 
这些牌子大都不是自己制作的,说明来此的游客基本都是小偷。
在游客中心偶然听到工作人员跟一名游客谈话。这名游客操一口流利的德语。从他们交谈中得知,原来离此不远的怀特霍斯是个航空枢纽,北半球各个国家的航班经此飞越北极圈比顺着纬度线飞要近很多。法兰克福就有一个飞往怀特霍斯的直达航班,难怪这两天在路上遇到开着租来的房车到处瞎逛的基本都是德国人。
 
我去游客中心偷听别人说话,妮达在外面数牌子。问她多少块?蒙圈。
晚上在沃森莱克露营的时候,照例跟营地老板闲聊。跟前一个家伙一样,说现在这个季节往北走不是时候,如果不听,我们将成为那些骇人听闻的风雪事故的主角。说得我们胆战心惊哪。还好,第二天一起床就忘了,得以继续北进。走到特斯林,停下来休息片刻。遇一个叫杨的人,来自加利福利亚,骑着一辆英国凯旋公司出品的,名为“高速三缸”的摩托车。不久前,他的后胎坏了,一名当地人帮着他换了,他来此就是想找到这个人,送个锦旗什么的,可惜没找到。


 
凯旋的“高速三缸”,很霸气。
到怀特霍斯后,转而走克朗代克公路,即2号公路,往北去道森。1896年,育空发现了黄金,有十万余名淘金者从这条路上走过。他们带着所有家当,肩挑背扛,历尽艰辛。今天,有宽阔的公路,有摩托车驮着我们,有一路美景相伴,虽有千里之遥也不过区区尔。道森这座城市是座充满血腥的城市,在很多西部片里都有展现。其实很多淘金者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却一无所获,有金矿的地盘早已被一抢而空。而一些在公司上班的矿工看到蜂拥而入的淘金者,发现了商机,开始为他们提供食宿之类的服务。渐渐的,道森就从荒地变成了一座城市。现在还能看到上世纪初建造的商店和公司,不过已经为数不多了,大部分都是为了弘扬历史而新建的旅游景点。
 
在淘金热时期肯定没有这种建筑,它们都是给游客准备的。
好久没睡过床了,我们找了家旅馆,决定在这里呆上几天再走。这个小镇周围有一圈用木头做的小路,白天没事就在上面转悠。即将进入旅游淡季,部分商店关门大吉,往日的喧嚣逐渐归于平静。其实,小镇也曾辉煌过,1898年是它的全盛时期,大量的淘金者和生意人云集于此。在北美西部,其城市规模仅次于西雅图。真是沧海桑田呐。
 
一家卖KTM产品的商店(KTM为奥地利一家著名越野摩托生产厂商)
来的人这么多,那有那么多黄金可淘。有的人两手空空回老家了,有的人去了阿拉斯加继续他们的淘金梦。尽管随着淘金热的冷却,人们渐渐散去,但由于道森亦然建成了一座巨大的城市,有了良好的基础设施,也就没像其它几座因淘金热建起来的城市一样,沦为鬼城。当然,往日的繁华早已成了过往云烟。几十年后,随着有钱又有闲的人逐渐增多,它又一次成了圣地,纷纷来此消磨时间,耗费钱财。
 
这些房子的颜色五彩缤纷
 
这些人好像刚参加完Crankworx大赛归来
 
妮达又在结交狐朋狗友
 
我一直都想留一口他这样的小胡子
 
快乐的小提琴手
最初,房子是直接建在地面上的。由于这里全是永久冻土层,一到冬天,房间里的暖气就将地板下面的冻土层融化,房子也随之坍塌。后来人们学聪明了,全都改为干栏式建筑。淘金的人蜂拥而至,开发商们拼命建造房屋。就像拍电影用的道具假房子一样,为了吸引客户,外面做得光鲜亮丽,里面实则偷工减料。当然,随着风霜雪雨的洗礼,靓丽的外表早就不复存在了,不过你可以从上面那些照片中展示的仿古建筑去发挥想象。
1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