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车论坛

  • 1
搜索
摩托车论坛 首页 摩旅游记 查看内容

一对加拿大夫妻的漫长摩旅【转帖】(中)

2017-7-14 11:05| 发布者: Queenie| 查看: 1106| 评论: 0|原作者: 没刹车

摘要: 2012年7月16日 星期一 拜拜,安大略!——之二上回说到赶紧搭帐篷,哪里来得及,大雨早就等不及了,倾盆而下。我们只好躲进一个地下通道,顺便吃点东西,算是迟到的午餐吧。这样的雨天其实不想搭帐篷,要是每次下雨 ...

2012年7月16日 星期一 拜拜,安大略!——之二
 
上回说到赶紧搭帐篷,哪里来得及,大雨早就等不及了,倾盆而下。我们只好躲进一个地下通道,顺便吃点东西,算是迟到的午餐吧。这样的雨天其实不想搭帐篷,要是每次下雨都找家旅店,舒是舒服了,腰包会很快匾掉。正踌躇之际,一位身穿雨衣的骑士大踏步向我们走来,问:“谁是冒险骑士?”哈哈,他一定是看到了我边箱后面贴的冒险骑士网站的标志。
聊天中得知,他叫杰米,来自美国田纳西州的孟菲斯,打算环游五大湖,然后去明尼苏达州串门。他要去的地方正是我们前几周走过的,于是欣欣然给他讲起哪些露营地又好又便宜,怎样省钱,完全不知道他就是《杰米式穷游》的作者。于是我们获得了一次免费培训——怎样找到免费睡觉之地?怎样省饭钱?怎样管理旅行费用?他说,昨晚他住的是幢豪华小木屋,今早还坐水上飞机环湖一圈,全都没要钱!真是幸运呐,一出门就遇见这位大神。本着勤俭节约的精神,加之杰米看起来顶天立地,不像是个半夜三经起来偷手机的家伙,于是就提议,今晚的旅店费咱们AA制,今天这雨怕是停不了了。
 
小城里的大鹅
从上面那张照片里看得出来,我的判断没错,杰米没跑,我们还是好朋友。背后那只鹅这些年来我们拍过它好几次了,这次来看到它的翅膀和躯干已经开始生锈。据说当地政府正在集资,准备修复它。唉!可怜的鹅。杰米好像见到什么都是风景,一路走一路停,没走几步就被我们拉在了后面。不过我们很快又见面了,因为妮达的车坏了。
 
维修链条中……还是轴传动好啊。
我们沿着17号公路慢条斯理的骑过苏必利尔湖。天气晴朗,凉爽,很适合骑行。一路上我们在好几个省立公园游荡,不慌不忙的跟我们的家乡说再见。
 
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遇到一支摩托车队,我们一起冲过大桥。
在一个加油站,妮达交上了一个好朋友。它叫卡布,一只迷你小鹦鹉,是一对夫妻的宠物,好像来自美国蒙大纳州,跟我们一样,也是骑摩托车横穿加拿大。不过这只小鹦鹉还刚刚开始学说话,见人就说“傻瓜”。
 
妮达的新朋友——卡布
 
油门下面那个小小的盒子就是卡布的座位
 
我们在尼皮贡湖边小憩片刻,摩托车倒是等得很不耐烦。
在一个叫“沉睡的巨人”的省立公园,我们跟萨凡纳,还有公园里的员工一起玩沙滩排球。萨凡纳和他妈妈吉尔来自温尼伯,她建议我们去他们当地的一个省立公园,叫“湍急的河流”。于是我们就去了,我有说过,当地人的推荐我们是要听的。
 
在“湍急的河流”里放松身心
 
晚上就在“湍急的河流”里睡觉,这是我们的营地。
去“湍急的河流”,我们没有走17号主路,而是走的一条名叫“玛蒙”的支路。在妮达看来,凡是命了名的路,像龙尾路、卡伯特小道、海天路等等,都应该去走走,除非你不是驾车骑驴的狂热分子。还别说,这“玛蒙”路的景色确实比17号公路强一些。
路过桑德贝时,特意去瞻仰了泰瑞.福克斯雕像。在我儿时对加拿大仅存的记忆之一,就是在电视上看见泰瑞.福克斯用他残缺的腿跑遍全国的画面。那时小,还不知道连续143天,每天一个马拉松的距离需要怎样的毅力,也不清楚他是在用这样的毅力告诉人们:癌症能摧毁我们的身体,但摧毁不了我们的精神。虽然他最终倒在了桑德贝,但他宣扬的精神将永世长存。
 
矗立在桑德贝的泰瑞.福克斯俯瞰着苏必利尔湖
卡卡贝卡瀑布就在桑德贝以西30公里处,之所以去看它只是因为我们想拉粑粑的时候会委婉的说“我要去参观卡卡贝卡瀑布”。
 
卡卡贝卡瀑布之一
 
卡卡贝卡瀑布之二
许多开汽车旅行的人会在后车窗上帖一些卡通贴,妮达也搞了几张摩托车的贴纸。结果完蛋,没贴之前那些哈雷车手还只是不跟我们挥手致意,现在倒好,竟然公开嘲笑我们。
 
这车贴太过可爱了吧
凯若拉,在加拿大横贯公路上,属于安大略的最后一个城市。安大略,我在这里生活了31年,如今仅用5天就离开了它。我会怀恋它的,因为那里有我的家人和朋友。

2012年7月20日 星期五 温尼伯 
我们沿着横贯公路一路西行,穿越安大略靠西边的最后一个湖区——伍兹湖。它有3845平方公里,14000个岛屿,弯弯曲曲的湖岸线长达30000公里,如果从飞机上看,将蔚为壮观。进入马尼托巴后则是广阔的田野和草原,从伍兹湖一直延伸到落基山脉,长达1500公里,像一个巨大的豁口,这一地区被称之为Gap。
几天前,在瞻仰泰瑞.福克斯雕像的时候,认识了一位来自温尼伯的摩友。我们给他说起要去温尼伯,让他建议我们该去哪里?他说福克斯是个不错的地方,应该去看看。我们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在GPS上找了半天,终于在市中心找到了,确实是个游客爱光顾的地方。它位于雷德河和阿西尼博因河的交汇处,看来当地人把他称为Forks是有道理的。
 
福克斯里的市场
在市场里转悠的时候,偶然听得一位店主说起,今天下午有场民俗表演,在一个名叫“圆形庆典中心”的地方。它其实是个圆形的露天舞台,专门修来传播当地文化用的,就在市场外面。
 
舞台周围有很多这类东西
等了好久表演才正式开始。不同种族的原住民们身着盛装,在有韵律的鼓声和颂唱声中翩翩起舞。妮达说,这是个颜色的海洋,彩色的世界,在这个国家生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见到原住文化与城市文化如此融合,太完美了。
 
表演者大都穿着艳丽的民族服装
其实这个地方以前来过,忘了是哪一年的全国原住民日,相当盛大,当时还拍了好多照片,下面展示几张:
 
 
 
福克斯这个地方作为交易市场存在已经有六千年的历史了,当年的印第安土著民、欧洲皮货商、梅蒂斯水牛猎手们云集于此,互通有无,如今市场中还有很多商店在向摩托车骑士销售游牧民佩戴的古老饰品。
 
建造中的人权博物馆
 
从2015年的卫星照片上可以看出这个博物馆已经竣工了
 
离博物馆不远的瑞尔步行桥,以这座城市的开创者路易斯.瑞尔命名。
在旅途中我最想恋的就是玩音乐,但不可能背着一件巨大的乐器旅行。电视也没什么可看之处,我们决定去看一场巨幕电影来犒劳自己,正好在上映蝙蝠侠系列片之“黑色骑士在崛起”。电影非常好看,我的心情却很沉重,因为就在我写这篇游记时得知,今天凌晨,美国科罗拉多州一家电影院上映这部影片时,一名头戴防毒面具的枪手在施放不明气体后,随即向观众开枪,造成12人死亡,至少50人受伤的惨剧。我不知道那些冤魂如何才能瞑目,也无法想象他们的亲人怎样的悲伤,我只想对那位枪手说,你的仇恨来自于你的内心,它们就在你的头脑中,你需要做的是向那里开枪,而不是将枪口对准无辜的人们。愿逝者安息,生者节哀!
 
低音提琴,演奏的是音乐中最沉重的音符。

2012年7月23日 星期一 大荒原
 
我们的计划是沿着横贯公路横穿马尼托巴和萨斯喀彻温这两个内陆省份,不过经常会离开这条主路,去一些岔路上走走,不然会无聊死的。
大草原上的逆风相当厉害,非常耗油,尤其车上挂的两个大边箱,再加上前面那个大挡风,整个车看起来像块砖头,毫无流线感可言,即便我们尽量保持110公里/小时的经济车速,一箱油也只能跑250公里,与正常情况相比整整少了100公里。
 
凡是萨斯喀彻温省的车牌,上面都有一句话:“蓝天之地”,以彰显其宜人的环境,纯净的天空。
在广阔的平原上骑久了有点审美疲劳,我们决定往南走,去一个叫大荒原的地方。科罗纳克镇就在大荒原上,那里有个旅行社,专门组织房车荒原游。我们没去参加,一来我们的摩托车很机动灵活,自己就能去,二来他们网站上介绍的那些露营点实在没什么意思,何必冤枉花75美元呢?
 
大荒原上全是这种碎石路,骑起来屁股会有种麻酥酥的感觉。
 
休息一会儿,实在太酥了!
大荒原确实很慌,到处都是裸露的岩石,很适合拍西部片,不过绝大部分都在美国蒙大拿州境内,那里更荒芜,很多西部片中的场景都是在那里拍的。我们在一个名叫城堡山的地方游荡了一个下午。它是由砂岩和粘土构成的,是大荒原上的领袖,一直以来都担负着指引当地人方向的重任。
 
城堡山前人要来一张
 
车也要来一张
 
在城堡山探秘这个洞穴的时候,我想起了电影《黑暗侵袭》,惊心动魄啊!
 
还是洞外好啊,阳光灿烂,不怕有鬼。
 
我们的两个小伙伴只能在山脚下眼巴巴的等着
 
妮达很虔诚地围着城堡山转圈圈
 
其实她是要转到山顶上看风景
 
城堡山的脊梁很结实
 
妮达对大自然的热爱从她那晒黑的牙齿就能看出来,成天乐得闭不拢嘴。
 
这派,完全可以上时尚杂志的封面。
 

20170401_060624_012.jpg (125.83 KB, 下载次数: 0)

下载附件

2017-4-1 06:12 上传


再见了,城堡山!

2012年7月23日 星期一 第一摔
大家都知道《侏罗纪公园》是著名悬疑小说家迈克尔.克莱顿创作的,其实他还写过很多畅销书,比如《机身》。这是一本讲述飞机失事的故事,其中有说到,一个事故的产生不会只有一个原因,一般来说总是多种因素的产物。他说得对,我深有体会。
说来话长,得从上个月的东部行说起。出发前我带了个电动打气泵,但在新斯科舍的霍克斯伯里港,具体是哪个地方记不得了,使用的时候发现打气泵漏气,就把它扔了,去沃尔玛花了9.99美元买了一个用脚踩的打气泵,想着结构简单些不容易出问题。结果事与违愿,没踩几下就坏掉了。也就是说,我们现在没有打气泵。
 
脚踏打气泵,罪魁祸首。
参观完城堡山我们准备去看大沙丘。由于在大荒原的碎石路上我们的车表现良好,信心爆棚,没有给轮胎放气减压,主要是我们自己没有打气泵,这里的加油站又很远才有一个,远水解不了近渴。
大沙丘我们也没去过,在谷歌上搜了半天,不管是在线地图还是GPS都没有推荐的线路。根据以往经验,我在GPS上自定了一条最近的线路。一般来说,这种方法效果不错,当然这一次是个例外。一开始还好,但越走碎石越厚。其实想过回头,重新找条路,但总觉得大沙丘就在前面不远,如果回头岂不冤枉?于是硬着头皮往前走。
遗憾的是我们走着走着就忘了轮胎没放气这件事,速度不知不觉就提高到了70公里/小时,在这种路面上以这样的速度行驶是很危险的。当我在后视镜里看见妮达开始减速的时候,我的车已失去了控制,龙头剧烈摇摆,车一下向公路对面窜去。按理我是知道此时应该怎么办的——放松两手,夹紧车身,慢松油门。由于人的本能原因,当时我做的巧好相反,后果当然不理想。
 
别误会,还活着,只是需要休息一会儿。
 
挡风玻璃终于不挡风了,如愿以偿。
摩托车冲向了公路左边的壕沟,最终躺在了壕沟右侧45度斜坡上。我则在路中间翻了一个还是两个滚,具体没数过,只记得手臂先着地,然后飞快站起来,向后面的妮达示意我没事,其实右肩和左脚踝火辣辣的疼,只是不想让她过于担心,但从头盔对讲机里颤抖的声音可以知道,妮达显然很担心,很害怕。
壕沟距路面垂直高度有一米多,坡又陡,得把车先立起来,退到沟底再骑上来。我过去想把车扶起来,结构发现右手抬不起来,肩膀疼得厉害。只好站在旁边,帮着妮达跟这俩重达二百七十公斤的大家伙奋斗。不知哪来的力量,妮达几乎凭一己之力把车扶正,退到了沟底。我抢先骑上去,靠左手的帮忙把右手放到油门上,将车骑上了公路。我想着,即便再摔一次不过多一点伤,至少妮达是完好无损的。
我躺在路边休息,头晕脑胀,精疲力尽。昨晚脚踝被蜘蛛咬了一口,刚才摔车正好把它擦破皮了,虽火辣辣的疼,但并无大碍,要命的是胳膊抬不起来。妮达检查了一下车子的受损情况,还好,除了挡风玻璃、右前转向灯和护手套摔坏了以外,其它没毛病。
 
我在考虑要不要加装一个发动机护罩
见我们出事,几辆卡车停了下来,问我们要不要帮助。我们跟他们讲,是GPS把我们带到这儿来的,我们要去大沙丘。他们很诧异,说不知道这附近有大沙丘这么个地方。这是条正在修建的路,还没修通,前面不远就没了,他们就是负责运碎石铺路的。靠!!!白摔了……
放了些轮胎的气,开始往回骑,车子平稳了很多。而且把右手放到油门上以后,其实感觉比就这么垂着舒服得多。我们去一个叫赛普里斯丘陵的地方过夜,这是个省立公园。该<
5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沪公网安备 31011402001006号|上海工商|中国摩托迷网 ( 沪ICP备05000578号-1

GMT+8, 2017-7-22 10:5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